当前位置:首页?>?流行

流行文化的思潮嬗变:周杰伦新歌为什么受批评?

时间:2019/10/5 11:12:39? 来源:原创文章转载请说明出处? 作者:奇客时尚网? 浏览量:0
? ??在《说好不哭》中,有这样一句歌词,“你什么都没有却还为我的梦加油”。无论是寄予粉丝的话,又或是MV中的男主角对女主角的表白,这句话都显得有些天真和不谙世事。这种充满着粉红泡沫的爱情想象,某种程度上正是周杰伦这几年的新歌所营造出的一种形象。从《告白气球》、《等你下课》再到这次的《说好不哭》,轻松舒缓的芭乐情歌正是周杰伦这几年留给大众的印象。
然而在此之前,无论是音乐还是他本人,展示出的面貌都是更加多样的。他在曲风上做过多种尝试,如《菊花台》的中国风、《夜曲》的西方古典音乐元素、《双截棍》中的说唱、《半岛铁盒》中的爵士元素等等。即便是对音乐知之甚少的普通听众,也能从他的歌曲中感受到各种元素的杂糅。从古典到现代的涉猎中,从西方城堡到东方意象的汲取中,也是创作者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与颠覆所在。
电影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中的周杰伦,《菊花台》是该电影主题曲
具体到作品的表达中,他既展现出了颠覆前人的勇气,又投射出最为质朴的人文情怀。一方面,周杰伦的出现对90年代台湾乐坛泛滥抒情的一种颠覆,一方面,他用另一种方式表达着同样普世的价值观与情感。
如学者高小康所言,“流行音乐不是被欣赏的,而是被听到的:它是一种呼唤,以直接、感性的方式传达出心灵的呼唤”。这句话非常适合作为周杰伦音乐的注解,它以非常真诚的姿态面向大众,并以情感共鸣作为显要目的。
因而,在《爱在西元前》中,是“我给你的爱写在西元前,深埋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”,是对少年的意气风发,是对古老文明的情爱“玩赏”、对时间的不屑与跨越;在《双截棍》中,是“想要去河南嵩山,学少林和武当”的不管不顾,是“哼哼哈嘿”的中二式宣泄。
到了《蜗牛》,则便成了“一步一步往上爬”,是对小人物奋斗精神的赞赏。《听妈妈的话》是母慈子孝的正能量、《爸我回来了》是对家暴的揭露与抨击;《稻香》则是对世外桃源的美好想象、对人类美好情感的讴歌。
范·登·哈格认为,消费大众文化的作品和实践,是用来填补内心的空虚。周杰伦的作品所填补的则正是严肃与反严肃之间的空虚。它既是搁置对立的游戏精神,更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人文情怀。这在某种程度上正好迎合了世纪初的社会心态,一面是面向过去的割舍与传承、一面是面对未来的期许与不安。
流行文化的思潮嬗变:周杰伦新歌为什么受批评?
周杰伦演唱照片
除了作品以外,周杰伦更为显着的表达,则是其作为一个时代巨星本身所承担的文化符号功能。阿多诺认为,流行文化是资本主义文化工业的产物。周杰伦数不胜数的名曲适用于这句话,“周杰伦”这一形象同样如此。
在大众的视野里,周杰伦的出现是叛逆的。含糊不清的吐字方式、风格化的夸张装扮、风靡一时的“哎哟不错啊”、乃至全方位打造“酷拽”人设都是佐证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迷恋周杰伦的青少年们逐渐开始步入中年,当年的叛逆偶像亦变成了家庭美满和少女心爆棚的“中年王子”。
前一段时间夕阳红粉丝们在微博话题榜力争第一的举动,或许仍可证明周杰伦在当下的影响力。然而无论如何,“周杰伦现象”都已成为了过去时。从作品到个人形象的转变无不表明着,其社会表达的减弱与个人表达的加强。或者说,“周杰伦”这三个字所代表的社会符号意义正在逐渐消退。
这种转变亦是时代的。媒介的发达消弭了娱乐工业的明星神话,由行业精英打磨出的社会化表达正在被更加个人化的平民表达取代。在新的娱乐化时代,一个社会平台的账号便可成为媒体,同样的,一个人亦可构成文化工业。上一个时代的巨星脱下了神话外衣,新时代的素人们则面临着更加丰富多彩的包装。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与流行无关的,个人风格气质

已有0位网友发表评论
网友评论